人名拼音中的鼻音尾
撰文:阿傑仔 (2007-06-03)回到文章列表

  Chien-Ming Wang
台灣有很多人在講話時沒有完全分清楚注音裡的ㄣ與ㄥ這兩個音,尤其是弄不清ㄧㄣ (in) 跟ㄧㄥ (ing) 的分別。有些人會把ㄧㄣ跟ㄧㄥ一律發成ㄧㄣ,有些人會一律發成ㄧㄥ。有一些中文名字的羅馬拼音會把 n 與 ng 搞錯,不知道是不是這種現象的反映。像王建民在美國大聯盟的官方資料裡,姓名的拼音是 Chien-Ming Wang,但是「民」這個字的拼音顯然是 min 才對。

另外注音中聲母直接加ㄥ或ㄣ的組合也常被混淆,比較常見的應該是都念成聲母+ㄣ,例如很多人會把「成」念成 ㄔㄣˊ (chén)。不過一位人類學界前輩臧振華,他用的姓名拼音是 Tsang Cheng-hwa,這倒是把「振」 的 n 拼成了 ng。

另外有點匪夷所思的是導演李安的名字 Ang Lee,照理說「安」應是 an,拼成 ang 不知只是個不小心的錯誤或是有什麼典故。有些漢語的確會把ㄢ跟ㄤ兩者合併成一類,在台灣有時也會聽說有人不容易發好這類的音、或一時不「輪轉」而把其中一種念成另外一種,不過應該還沒有到普遍地完全不區分ㄢ與ㄤ的地步。

歌手王力宏的名字 Leehom 則是個更特別的例子,如果這名字的確是來自「力宏」兩字的發音的話,那原應以 ng 結尾的「宏」會變成以 m 結尾,實在另人想不透。

當然這些拼音只要是本人固定使用的形式,別人就得照樣引用,畢竟這是他們自己的名字,拼音上的對錯倒成其次,不過其中也許透露出了一些有趣的語言現象。

 




歡迎發表意見:

您的大名: 
電子郵件:  (不會公開,可不填。)
意見: 



全部共 18 個留言。全部共 2 頁。 目前顯示第 1 頁。

跳頁: 下一頁 1 | 2

阿傑 2009-01-10 10:47:43

其實用 ng 來標 ŋ 也挺奇怪的,只是英文等部份歐洲語言這麼拼,我們也就習慣了。很多歐洲語言 (包括葡萄牙語) 沒有 ŋ,也就沒有用 ng 來表示 ŋ 的慣例,所以會尋找另一個類似的字母 (例如鼻音) 來拼 ŋ。n 不能用,因為會跟舌尖鼻音韻尾混淆,既然官話中已經沒有 -m 韻尾,用 m 來拼寫時自然不會跟其他韻尾混淆,所以也就這樣用了。這是我的推測啦。 多謝 khara 提供的有趣資料。
khara 2009-01-08 09:56:44

(上一篇格式整個混了,段落很亂,不好意思。) 最近才發現這篇Leon大的留言(接近一年了!)。之前沒看到,真可惜。王力所提到把 n 和 l 混淆的應該是指湖南話啦。他比較少觸及閩南話的部分。 不過看到您的留言,也讓我多了些知識。多謝了! (確實,一般書上是說吳語區有把 –ng 和 –n 混淆的傾向……書上說的,我沒學過。)
khara 2009-01-08 09:52:36

根據 du Halde 的說法,這個 –m 的表達法,是葡萄牙人開始的。(話說大航海時代早期很風光的葡萄牙人,其實對拼字和國名等都留下不少影響吧?結果似乎較少被注意。我猜測英語中一部分拼法是繼受自葡萄牙的。) 且讓我們看看在十八世紀的法國人怎麼形容的(引用英文版的):  The N final with the addition of a Consonant is wrote by  the Portugueze with an m, and by the Spaniards with ng;  this is of little consequence, provided we know that this  Sound is pretty soft and drawling, like the Sound heard  upon striking a strong Blow on a great Bell; the Chinese  bear upon the Vowel which varies the Sound: Tang(案:堂),  a Temple, is not Teng(案:燈), a Lamp; Teng is not  Ting(案:釘), a Nail; Ting is not Tong(案:東),  the East; but they all agree in that Impression which  remains in the Air after they are pronounc’d, and which  I compare to the Impression that remains after striking a  Bell; the g must not be in the least heard, for instance  Fang(案:房), a Chamber, must be pronounced like  francs, [fron] (案:原著法文,故英譯時或添音註)  excepting the r, which is not used in the Chinese Language,  the Pronunciation is the same. 這當中用的當然不是現代語言學的術語了(用了啥「撞鐘」的比喻,很好玩)。所以我也不是很懂。而漢語官話的-ng和英語的-ng到底有何差別,我也不很清楚就是。 不過,由於原著是法文的,某些說明也許是針對法國讀者所說的。像是對於 –n 音的說明,強調「彷彿有個啞e在後,但那個啞e又很輕」:  The N final must be pronounced with a dry Tone, as if  the Word ended with an e mute; thus Fan(案:飯),  Rice dress’d, is pronounced like the two last Syllables  of the Word pro-fane, [prō-fane] sounding the a very  distinctly, and laying little stress on the e mute. 這裡面「音節」的概念可能和今天的概念未必一致。不過我自己的感覺,法語尾巴的「啞e」似乎還是有一點很輕的「schwa」音啦(勉強用這代號),所以算得上一個音節嗎?而他這裡又強調連這個輕的e都沒有,其實是因為法語若不寫那個啞e,孤單一個n在音節尾,只會讓前一母音鼻音化,那個n沒 /n/ 音。(但英語應非如此,譯者當然也沒改成英語的情況。) 那麼更早期葡萄牙人又是怎麼發展他們對漢語官話的拼法?不很清楚。不過總之很系統化的「西儒耳目資」裡面就是用尾m來表達舌根鼻音,造成尾m和頭m不同就是了。當然一頭一尾,不致混淆。不過為何如此?還希望有網友能解答。
阿傑 2009-01-05 08:27:20

-ng 與 -m 的問題,另一位朋友 khara 好像也提過類似的例子,的確相當有趣。
huocai 2009-01-04 18:38:02

關於王力宏英文名字的問題,我之前曾看了一些明末清初傳教士拼音的文獻,他們也有將普通話中讀-ng記成-m,但我不太確定是什麼原因.
Leon 2008-02-04 14:56:26

至於板主所提的這些'名從主人'的問題, 除了單純的不小心拼錯之外, 有時也有故意的成分. 像Chien-min (Jian-min)的發音與'賤民'相同, 也許有人會想要迴避; 而An是英文中的冠詞, 在美國活動時可能會被人讀成蝴蝶音[æn], 聽起來不見得比較像, 而且混在文章中也許會引起別的誤會. 最好玩的是中國拼音的何小姐, 被中國政府一律強制寫成Miss He, 第一次看到的人不免有點錯愕.
甚麼都照不盡合理的'死板規定'來, 不見得有美好的結果. 相信台灣人多半不想被人叫做Miss He或是Mr. She.
Leon 2008-02-04 14:44:13

至於台灣Holo話中l(ㄌ)與n(ㄋ)雖然是會混同的同位音, 但是並不是在任何狀況下n都會被代換成l. 因此母語是台灣Holo話者, 講華語或外語時常發生的代換規則與台灣Holo話的發音規則有關:
一. 音節尾有鼻音子音-n, -ng, -m時, 音節頭不能有n-, 一律換成l-. 所以台灣華語的'南'常讀作'蘭'.
二. 音節尾是母音(零子音)時, 音節開頭有l-與n-的區別, 並且如果是n-的話整個母音變成鼻母音. 在台灣Holo話中la(小雙殼貝)與na(籃子)絕少有混淆的情形.
三. 台灣人另一種發音混同是發生在捲舌音, 因為無法正確區別捲舌與否, 學習華語時把n-(ㄋ)拿來取代j-(ㄖ, 漢語拼音的r-).
依此推論, 約4/5的台灣Holo人不會把night讀成light, 因為字尾並沒有-n, -ng, -m去誘發他們用l-去取代n-. 而且台灣Holo話中恰好有nai(荔枝的'荔', 撒嬌sai-nai, 奈...等)與lai(利, 內...等)兩個音, 絕少有人會混淆. 如果講night與light的時候會混淆的人, 母語多半不是Holo話或客家話.
Leon 2008-02-04 14:19:41

在台灣Holo(閩南)語中-eng(ㄧㄥ)與-in(ㄧㄣ)有強烈的區別, 只要母語是閩南語的人絕少會把'Eng(英)'讀成'In(因)'. 但是在台灣即使不會講Holo(閩南)語, 也常常把Ying(英)讀成Yin(因). -n(ㄣ)與-ng(ㄥ)沒有區別這點與上海話類似; 可能因為當初教台灣人國語的人的訛音, 或是因為發音部位對應不同的關係, 才會變成這種局面.
阿傑 2007-06-20 20:55:49

-_-"
旭蓉 2007-06-19 13:55:42

哈哈,這一篇很好玩,受教了!

所以我要公開另一個我從小用到大的名字--丸系龍
請多指教
khara 2007-06-15 20:55:14

眼花!
不過這麼說來,任立渝的發音...(這個我也不清楚啦。哈哈。)

阿傑 2007-06-14 18:55:05

可是,維基裡面是說....,吳語泥來「不混」耶。@@"
他還說吳語是南方完全區分泥來的語言之一,
你是不是看錯啦?
khara 2007-06-13 14:00:00

這樣一講才去查了一下。任立渝是杭州人呢!維基吳語條也提到泥來母不分。本來想到的是湘語的說。不過具體說來,任是把「ㄋ」發成「ㄌ」,和王力說的把「ㄌ」發成「ㄋ」剛好對反,也很好玩。
阿傑 2007-06-13 04:48:08

你在說任立渝嗎?
不過他是 n 變 l,南部變蘭部。
khara 2007-06-11 20:30:37

中間那段打字漏掉了。只是想說這種簡化鼻音的現象確實在某些漢語方言裡存在著就是。

跳頁: 下一頁 1 | 2